深问浅答丨临终非招魔之时对吗?(文声对照)











深问浅答丨临终非招魔之时对吗?(文声对照)



深问浅答丨临终非招魔之时对吗?(文声对照)


常听说“临终之时非招魔之时”,弟子极不理解,甚至持反对看法。


为什么临终之时就非招魔之时呢?难道魔来扰乱还要选择时间吗?世人都惧怕死亡,临终之时生死攸关,心力衰竭,此时魔不是更方便扰乱吗?如果人人都知道“临终之时非招魔之时”,而放松了警惕之心,诸魔岂不是更容易趁虚而入吗?难道诸魔会大发慈悲放过这么好的扰乱机会?


弟子见到那句话,甚至会自然而然地想到“如果我是魔,我就专挑临终时捣乱”。而且那句话并没有注明是针对专修念佛人而说,自然在讲一切人,也包括没有信佛学佛的人,所以才有此疑问。


因此,弟子认为单单说“临终时非致魔时”是不对的,很容易让人生疑,不是吗?


深问浅答丨临终非招魔之时对吗?(文声对照)


说了一大堆的话,很能反映一般人学佛的一种心态。


第一,我见甚重,自以为是,就是认为自己的见解想当然就是对的。


关于“临终之时非招魔之时”,你举出这么多看上去似乎很有道理的反难;那么你要想一想,难道说抱持这个观点的,像元照大师、庆文大师、莲池大师、蕅益大师、印光大师,在他们的著作里都这样引用,都这样说明,难道你的这些话他们不了解吗?


所以,如果我们觉得有问题,首先也要想一想“对。那为什么这些祖师大德都这么说?”而不是简单地说“祖师大德错了”,应该想到“一定是我错了,那我错在哪里?”这样你才有进步的空间。


所以,学法第一条:不要自以为是。看到好像和我们的常识,和我们的经验,还有和我们的逻辑思维不一样的,首先想“一定是我错了”。


第二,这是概念不清,就是我们说话要有个共同的理解。


比如讲这个“魔”,“临终之时非招魔之时”,这个“魔”要怎么定义呢?按照你理解的,“我要去捣乱”,那个叫作“魔”。


“魔”在佛法里是有专门定义的。如果笼统地来讲,一切障道的因缘都称为“魔”。如果细分有四魔:阴魔(“阴”就是五阴的“阴”)、烦恼魔、死魔、天魔。阴魔、烦恼魔、死魔是众生本身就有的,天魔是外魔。


所谓“临终之时非招魔之时”是说不招天魔,因为天魔有时候会变化为佛菩萨的形象来扰乱行人。


那么天魔什么时候会这样做呢?当这个修行人有大的功力——禅定力、三昧力,你有这大的功力很可能动摇了魔宫魔界,有可能脱离魔掌;他才披挂上阵来跟你叫板,来障碍你。这是要有大修行的人。


我们凡人,魔斜眼都不瞧我们。你够得着天魔来看你吗?你早就在他的魔掌当中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何况你即便平常身体健壮,都是一身魔气、邪魔知见,他也玩你于股掌之间,根本就不可能正眼瞧你。你怎么能感得到魔呢?


所以,抱有这个知见的人,可以专门去把元照律师引用山阴庆文法师的文看看,那一段解释得非常好。说如果依《首楞严经》修行,可以激发阴魔;或者依《止观论》修行三昧,引起时魅;或者依《摩诃衍论》修习三昧,动摇魔宫:这是圣道修行会出现的状况。


净土门,净土三经里都不说这些魔的事情。如果有的话,佛一定要说的;如果佛不说,那不是给众生留陷阱了吗?而圣道修行会有这些魔事,有魔的现象出现。


所以,在圣道的经典里就说要辨别什么是魔、什么是佛。可是在净土的经典当中通通不说这些事,因为明显没有这些事。


所以,你这个逻辑也不对,逻辑上你已经认定有了。这不是说让众生放松警惕,在净土法门当中,念佛被佛的光明摄取,绝对没有这件事,佛还说干什么呢?这都是我执我见的一种错误认识。


当然,虽然是念佛人,这个烦恼、业障,所谓“烦恼魔”是随时跟我们在一起的,是没有离开过的;临终的时候或许有种种冤家债主的形象显现,这个都有可能。


有这种可能,一是因为我们平生知见不正。所以,功夫还要做在平常,如果一心靠倒阿弥陀佛,就不会有这些事。


再来就是一向念佛,这些烦恼、业障不为障碍,所以善导大师说“命欲终时,佛与圣众自来迎接,诸邪业系无能碍者”。就是我们一生所做的邪业、恶业,本来会把我们系缚在这里,会障碍我们往生解脱;但是由于念佛,这些是没有能够障碍的。


总之,不要自作聪明的好。


谢谢。南无阿弥陀佛。



深问浅答丨临终非招魔之时对吗?(文声对照)


往期精彩 /

《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》是伪经吗?

念佛后与原亲友关系如何处理把握分寸?

如何让自己精进等?

“专弘净土,密护诸宗”与流通经典?

是否人多更能超度冤亲债主?



深问浅答丨临终非招魔之时对吗?(文声对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