弘愿园地 | 从学佛人到念佛人

弘愿园地 | 从学佛人到念佛人



弘愿园地 | 从学佛人到念佛人


以前我以学佛人自许,现在我安于自己是个念佛人。
从以为修行只能靠自己,到彻底归投阿弥陀佛,弥陀默默地调摄了我二十年。水到渠成时,水来只在一时半刻间。
我们知道人生无非就是业力的释放,今生的顺逆境界,都与宿世的善恶心行有关。比起太多的苦难众生来说,今生的我是幸运的,多是过去的善种子起现行,众多有待遇缘而发的恶苦种子还潜伏在八识田。
虽说自己大致上是处于顺境,种种的逆缘困境还是有的,苦逆滋味不好受,不过如果不是体会到自己和他人的苦,我可能不会想要寻找生命的出口。只要还身处轮回中,一个左转、一个右弯,都会碰到困逆,没完没了。
生命中的一切困逆苦厄,都来自生死轮回。这个问题不解决不行。
一入佛门,我就是个要门行者,也就是说,从一开始,我就是个打定主意要往生西方净土的学佛人。然而,因缘使然,所接触到的都是圣道法,或者杂行杂修回向往生之法,或者念佛必须达到某种程度之法。
现在想来,过去的自己并非不认真,时时处处在生活中,总不忘以佛法观照自心、修正己行。但越是认真,越是无奈地见到自己心行中有种种的贪瞋痴慢疑,每当我又败给了贪瞋痴慢疑的时候,连孩子也会随着叹息:“妈妈,你这样不能往生西方了!”
就在如此努力地修诸众行、却见心行满是杂染的坑坑洞洞中,我日复一日地继续,犹作困兽之斗。因为,我想要往生西方。
特别感激妈妈在我小时候,费尽心力,把我这匹野马驯服了,让我得以沉静下来,遇到佛法就能立刻投入,所以在知道有个至极美好的西方极乐世界时,我立刻决定了今生的三大愿望:第一,我要送爸爸去西方;第二,我要送妈妈去西方;第三,我要送自己去西方。
第一个愿望,在十几年前如愿了;第二个愿望,还有待榷疑,等我去了西方,再去找妈妈到底在哪里;然后来到了第三个愿望,我应该更认真去实现的时候,被“一心不乱”“心不颠倒”卡住了,感觉被拒于西方净土的门外。
以前,所有的学习都在教我自力学佛,当然,念佛求往生也是靠自力。在照顾妈妈的那两年,我见到病苦如何地折磨着生命体,我哀叹想要劝至亲往生西方怎么就这么难。
妈妈走了,轮到我面对自己的生死大事了,我却延续着颓丧、绝望的心,无人可依。这时候终于想到要求佛了。
我求佛:“如果要等到临终最后一刻,才能谜题揭晓,知道自己能否往生,这样太煎熬了。请佛让我知道怎么修持,就能事先确定自己往生决定。”
天天这样拜佛、这样求佛,求到有一天悲从中来,匍匐在地,放声大哭,哭我的轮回不止息、哭我的往生没力量、哭众生皆苦却不得出离。趴在佛前哭够之后,起身擦干眼泪,继续如常去念佛。
捻着念珠,念了几声,发觉念佛滋味不同于寻常,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抓着我在念佛,当时真的觉得只有用“抓住”这两个字,才能约略形容那种感受。被抓住,就是挣不开,譬如我动了念头想停停,去洗手间、去准备餐点,但是念头归念头,身体不动,佛号在心口一声接一声不停。
虽然说是被抓住在念佛,却丝毫不感到勉强,反倒是满怀的心甘情愿,觉得人间美好莫过于此,如果能够,就让时间凝结、世间停止,让我这样一直念到西方净土去吧!
除了睡觉,佛号都停不了,我就这样享受着被阿弥陀佛抓住念念念佛的美好。两三天后,那种氛围渐渐消失,我发现自己先前对于能否往生西方的焦虑已经消失殆尽了,即使刻意去找疑虑跑到哪儿去了,也是觅之了不可得。
当我再度拜倒佛前,已是一片的平静:“感恩阿弥陀佛应弟子所求,现在我知道了,只要这样念佛就可以了,只要这样一声接一声地念佛,一直念下去就好了。”
“佛啊!事上,我没有疑惑了;可是在理上,怎么让我和其他人理解只要这样念佛就好了呢?求佛让我遇到闻法因缘,让我知道为什么只要这样念佛就好了。”
求完,也没放心上,因为认为阿弥陀佛怎么可能一再理会我这个小小凡夫的希求呢?
几天后,我在网络上遇到净宗法师主讲的《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》了。刚听讲时,还不太以为意,但是越听,身体就坐得越直了,在小小的疑惑中,有大大的开心:“怎么跟以前所学所修完全不同?果真如此容易、肯定,就太好了。”
接下来的几天,我一边继续听经,一边重读净土三经与初次阅读《观经四帖疏》。没让过去的知见阻碍新的认知,我用好像未经涂鸦过、白纸一般的心,熏习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。
我惊叹于善导大师的视野高远不同于一般、思想体系完备没有矛盾,我敬佩净宗法师说法之详尽与种种妙喻。一天比一天,我更心服、也更喜悦了。
从此,听经前后,我向计算机前的净宗法师顶礼谢恩,因为有净宗法师开讲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,才使得我在理上的疑惑也一扫而空。
回归净土三经之后的求生西方,仅仅是在众生信愿的心中,一向专念、执持名号,如此简单容易。
我求预知时至,弥陀慈悲送给我平生业成。至此,我知道自己的生死大事算是解决了。
从此,我喜欢说:“我是念佛人。”

往期精彩回顾


弘愿园地 | 你若没准备好,都没“资格”出事儿

弘愿园地 | 求救与呼唤

弘愿园地 | 人不在罪 有佛则灵

弘愿园地 | 生命在念佛中破茧成蝶

弘愿园地 | 英雄

弘愿园地 | 北京双缘敬老院老人们的心声:念佛养老真好!

弘愿园地 | 怎么办?恋上这口儿了——求赞美

弘愿园地 | 走上爱的道路

弘愿园地 | 昨夜的妄想纷飞

弘愿园地 | 阿弥陀佛给予的意外惊喜

弘愿园地 | 冰与水

弘愿园地 | 超过和超越

弘愿园地 | 大海是你流下的一滴眼泪

弘愿园地 | 烦恼让我快快成长

弘愿园地 | 欢迎蹭网

弘愿园地 | 嗟来之食

弘愿园地 | 旅途中的友情线

弘愿园地 | 念佛妙悟

弘愿园地 | 生死轮回站

弘愿园地 | 我的糗事日记

弘愿园地 | 相见不如专念

弘愿园地 | 也谈门槛

弘愿园地 | 一个标准罪恶凡夫的自白

弘愿园地 | 愚公移山外传

弘愿园地 | 转一个方向就好

弘愿园地 | 几世轮回的小猫往生记

弘愿园地 | 八宗共祖的龙树菩萨

弘愿园地 | 从难受到享受

弘愿园地 | 动动手指 也能弘法

弘愿园地 | 废墟中的念佛声

弘愿园地 | 给心灵排排毒

弘愿园地 | 可怜的人

弘愿园地 | 莫名的失眠、强灌的药与不知不觉的往生

弘愿园地 | 念佛偈五首

弘愿园地 | 人生故事

弘愿园地 | 任性暴躁麻将女 带领全家齐念佛

弘愿园地 | 我家四代人的阿弥陀佛缘

弘愿园地 | 信仰之根

弘愿园地 | 学佛这七年

弘愿园地 | 一台念佛机指给姨夫的歧路

弘愿园地 | 一位八十岁老者的念佛体悟

弘愿园地 | 有用的“无用”

弘愿园地 | 欲行大善者当念佛

弘愿园地 | 真忏悔的念佛人

弘愿园地 | 做一个“庸人”,挺好!

弘愿园地 | “龙裤国师”的念佛故事

弘愿园地 | 【特别报道】无声世界  光明心田——记马鞍山聋哑莲友发展历程

弘愿园地 | 【佛教摄影】弘愿寺的一天

弘愿园地 | 慈悲如潮涌的《阿弥陀经》

弘愿园地 | 独乐乐,然后众乐乐

弘愿园地 | 加勒比念佛人(续)

弘愿园地 | 教君一路超生法 不如知悔念弥陀

弘愿园地 | 净土一何妙 来者皆菁英

弘愿园地 | 解甲归田

弘愿园地 | 两位老和尚的临终

弘愿园地 | 瓶中花与地上花

弘愿园地 | 祈愿凋零的生命之花落在弥陀的莲台上

弘愿园地 | 生死茫茫古渡头 弥陀拨动度人舟

弘愿园地 | 生死循环哪可逃  此生未了漫徒劳

弘愿园地 | 失孤

弘愿园地 | 我心安稳

弘愿园地 | 夕阳无限好 正因近黄昏

弘愿园地 | 心之剃度

弘愿园地 | 学佛要学吃亏

弘愿园地 | 永远不灭的佛灯

弘愿园地 | 有一种欢喜叫佛护

弘愿园地 | 在最美好的时间,遇见了佛

弘愿园地 | 赵朴初:中国佛教以弥陀信仰为最普

弘愿园地 | 只是路过

弘愿园地 | 主人家中失火 忠犬报警救人

特色佛教平台力荐(滑动查看)


弘愿园地 | 从学佛人到念佛人


弘愿园地 | 从学佛人到念佛人


弘愿园地 | 从学佛人到念佛人


弘愿园地 | 从学佛人到念佛人


弘愿园地 | 从学佛人到念佛人


弘愿园地 | 从学佛人到念佛人


关注我们


弘愿园地 | 从学佛人到念佛人

公众号ID:mtlddncy_18

弥陀老爹带我穿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