佳文共赏 | 历代净土宗大德的临终之言

佳文共赏 | 历代净土宗大德的临终之言



佳文共赏 | 历代净土宗大德的临终之言




晋朝慧永大师:驻锡庐山西林寺,超凡脱俗,归心净土。义熙十年(414)示疾,忽然整衣要起身。大众惊问。大师回答:“佛来迎我!”说完安然而去,异香七天才散。


《安士全书·西归直指》



后魏昙鸾大师:一心修净业。魏兴和四年(542),自知时至,沐浴更衣,召集大众告诫说:“地狱众苦,不可不惧。九品净业,不可不修。”


《安士全书·西归直指》



唐朝善导大师:贞观年中参诣道绰大师净土道场,高兴地说:“这真是成佛的捷径!”就依止道绰大师门下,专修专弘净土法门。受大师教化而往生西方的人不计其数。大师临终遗言:“此身可厌,我要西归了。”


《安士全书·西归直指》



明朝莲池大师:常书“生死事大”四字于案头以自策,临终前对弟子说:“老实念佛,莫换题目!”


《径中径又径》



清朝周梦颜:字安士,深信净土法门,自号怀西居士。乾隆四年正月,与家人诀,云将西归。家人请以香汤沐浴。却之,曰:“我香汤沐浴久矣!”谈笑而逝。


《安士全书·西归直指》



道彻大师:钱塘人,乾隆间将示寂,谓其众曰:“娑婆之苦,不可说,不可说;极乐之乐,不可说,不可说。倘蒙记忆,但念阿弥陀佛,不久当相见。错过此生,轮转长夜,痛哉痛哉!”


《径中径又径》



清朝周梦颜:字安士,深信净土法门,自号怀西居士。乾隆四年正月,与家人诀,云将西归。家人请以香汤沐浴。却之,曰:“我香汤沐浴久矣!”谈笑而逝。


《安士全书·西归直指》



道彻大师:钱塘人,乾隆间将示寂,谓其众曰:“娑婆之苦,不可说,不可说;极乐之乐,不可说,不可说。倘蒙记忆,但念阿弥陀佛,不久当相见。错过此生,轮转长夜,痛哉痛哉!”


《径中径又径》



张抗:翰林学士,愿生西方。一日寝疾,唯念佛号,忽谓家人曰:“西方净土,只在堂屋西边。阿弥陀佛坐莲花上;翁儿在花地金沙上,礼拜嬉戏。”良久,念佛而化(翁儿,抗之孙,已先逝也)。


《径中径又径》



印光大师:民国二十九年十一月初四,预知时至,说:“念佛见佛,决定生西。”说完大声念佛。没有多久,又说:“蒙弥陀佛接引,我去了!大家要念佛,要发愿,要生西方。”说竟,移坐椅上,向西端坐。三时许,对妙真说:“你要维持道场,弘扬净土,不要学大派头。”后不复语,只动唇念佛。接近五时,在大众念佛声中安详西逝,世寿八十,僧腊六十,百日荼毗,奉灵骨塔于本山。


真达、妙真、了然、德森《中兴净宗印光大师行业记》




• END •



关注我们


佳文共赏 | 历代净土宗大德的临终之言

公众号ID:mtlddncy_18

弥陀老爹带我穿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