助念六问(文声对照)


助念六问(文声对照)
助念六问(文声对照)




助念六问(文声对照)


助念六问(文声对照)


下面有六条关于助念的问题。


助念六问(文声对照)


问一:有些亡者家属听说助念不收费用,就有些不信任,甚至要赶人。这时应该如何沟通?如何把握分寸?是暂时收下,然后帮他供养,还是坚决不收,耐心等待当地信众能接受不收费的助念?


不是这样的,收下来。你等他接受不收费的助念要等到什么时候啊?人都死了,助念要紧。这应该是在浙江一带,形成这样的风气了。


你如果不收钱,他或许觉得你没有真心帮他做;或许觉得他的一份心没有表达;或许觉得你没有本事,你不敢收,怀疑你念的到底灵不灵。


这个时候就收。甚至他有这种想法,就可以多收一点,你做好服务。


我们收的原则是增长对方的善根,你这样做,他欢喜接受,那收了就对他有帮助。


收完之后做什么呢?用于正当的用途。还是用在助念这一方面,有利于众生这一方面,这就好了。


时间久了,渐渐地大家知道这个团体是很发心、很端正地在为大家做事,慢慢地也能理解,也能接受。这也叫入乡随俗吧。

 

问二:一般第三天亡者出殡后,会有亲友集中开荤吃豆腐饭,也会邀请莲友参加。是参加好还是不参加好呢?参加可以做些什么?


如果是肉食,不宜参加;如果是素食,倒是可以,但看起来是肉食。


如果你不参加对方很恼火,如果你也没有全部吃素,也想让对家生欢喜,结好缘,这个时候也可以勉为其难,就不妨去。去了做什么呢?当然还是念佛。


所以,我们能做什么、不能做什么,主要看能不能增长对方对佛法的善根和亲切感。

 

问三:助念时,有莲友看到亡者坐在空中莲花上的幻象,能不能跟家属说?


这到底是幻象不是幻象?如果已经判断是幻象,那当然就不要说。如果是一种感应的瑞相,是真实的,那要不要说呢?要权衡利弊得失。


说了能增长家眷的欢喜心、信乐心,那就说;说了之后,人家说“你这一帮神叨叨的”,甚至不接受你,那当然暂时就不说。


我想,人们在悲痛的情况下,一般来讲,还是希望有些安慰,希望自己的亲眷有好的表现。所以,有关系亲切的,恰当地表达还是可以的。


表达要有分寸,比如说现场还有很多人,如果总体氛围、气氛很好,平和,安详,这本身对家眷也是一种安慰,也算是一种瑞相,因为他们信心浅;然后再逐次地把这些事儿给说出来。这都要看现场。

 

问四:有莲友在别的法事助念经验中,学到用气功的方法判断亡者的情况。能不能在助念现场使用?


我个人是不赞同的,他的方法也未必正确。


至于说个人的一种身心感受,因为参加的助念多,或许有某种感悟、经验,那是他自己的事。


而且也要结合经教来表达,不要只是讲自己这一方面,这是没有公信力的,也可能会走偏。所以,还是依据净土宗的经论来说才稳妥。

 

问五:最近助念了一位93岁的老菩萨,笑着往生。但是,24小时后揭开往生被,沐浴更衣的时候,看到嘴里有不少小虫子,不知怎么回事,该怎么处理?


这是因为天热有异味,引了小虫子来。在她火化之前,应该把它弄干净,不要伤生。


当年弘一大师走的时候,因为他老人家学戒律很精严的,就特别交待在床腿下面放四个碗,碗里装上水,意思就是说虫子不会从这个床腿爬上去。


他考虑身体有异味,会招来虫子,然后到火炉一化,不就把虫烧死了吗?那说弘一大师是高僧啊,但他死了也有异味。这都正常,色身嘛。

 

问六:防疫站的人要来打防腐剂,应该怎么应对?


应该是来对我们周围的环境消消毒,我觉得是可以的。那就是时间上、地点上给协调好,不要影响到助念的现场。来的时候,也要让他们安静,快速处理完就好了。


如果家属能自己做主,未必要他们来;如果说这是法律、政策要求一定要做的,那当然也不便阻止。这看情况。


谢谢。



助念六问(文声对照)


往期精彩 /

《大经》“五德瑞现”文略解

这么好的法,为什么都不来学呢?

《西方确指》可以参考学习吗?

只念佛与学经教

到底是念佛第一还是闻法第一?



助念六问(文声对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