弘愿信息 | 鉴真大师在召唤

鉴真大师在召唤

净宗法师2013年7月6日讲于弘愿寺

各位法师,各位居士:

今天大家到这里,是我特别恭请的,不同于平常,因为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大家商量,也是要依靠大家,仰赖大家,拜托大家。是什么事呢?就是弘愿寺、悟真寺和鉴真佛学院合作办学的事情。

所谓“道在人弘”,法是靠人来弘扬的,弘扬法门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人才。弘愿寺从建寺到现在,教学一直没有系统地展开。总的来说,因缘还没有具足。大家来求学,发现没有授课,只好回去自己看——学习的气氛没有形成,大家无法规范、系统、有次第地学习。所以总觉得应该弥补。

现在比较好的因缘来临了。净业法师去扬州鉴真佛学院看了一下,和院长、副院长、教务主任一接触,大家觉得缘分很好。两周前,鉴真佛学院的法人、院长能修法师(兼任大明寺住持、江苏省佛教协会副会长、扬州市佛协会会长),分管行政的蒋院长,还有办公室主任和教务主任、副主任,到弘愿寺来考察,来了之后,他们信心更足了,对弘愿寺出家众的威仪、道心,对弘愿寺的道风、形象、精神气质,他们都非常赞叹和肯定,增加了与弘愿寺合作办学的动力。回去之后,他们就很积极地写了一份合作办学的协议和一些章程。上周,我就和净业法师、宗道法师、佛海居士专门去了一趟鉴真佛学院,和能修法师、蒋院长等学院的主要领导都座谈了;学院的宿舍楼、教学楼、鉴真楼、图书馆等,也都走了走、看了看,签了一份合作办学的协议书。

我们带回来一些资料,放在宗网法师那里,大家可以看看。当然,鉴真佛学院目前只收出家众,但是这件事情涉及到法门发展的大事因缘,所以请居士们都来听一听。下面把鉴真佛学院向大家介绍一下。

 

一、鉴真佛学院的优势

(一)鉴真精神

鉴真佛学院的特色,我看重的,第一就是鉴真精神。鉴真大师,大家都知道。中国历史上出了很多祖师大德,其中在国际交流、佛法传布方面最突出的有两位:一位是玄奘大师,“玄奘西行”;一位就是鉴真大师,“鉴真东渡”。这是两位标杆性的人物。玄奘大师西行求法,一个人穿过茫茫丛林、沙漠,到印度留学十九年,那很辛苦。佛法来到中国,在隋唐之际形成大乘八宗,在中国扎根、繁荣。这时候,日本向中国来求法,一方面,他们派出遣唐使、留学生来到中国,系统地学习各个法门;另一方面,也专门请中国的大德法师到日本去传法,其中就特别邀请了鉴真大师。

鉴真大师东渡日本也是时代因缘,非常壮观。有一部电视连续剧叫《鉴真东渡》,这次也带回来了,一共十六片,大家可以看一看,很感人的。

鉴真大师当初在国内弘法,已经很有名望了。日本的两位出家众,接受他们宗主的指令,来邀请大师。当时在大明寺,大师对大众说:“现在日本国请我们去传法,你们看看,哪位愿意发心前往?”没有一个人回答,大家都沉默。当时没有飞机,中日往来只能坐船,而且往往会遇上海难,凶多吉少;异国他乡,语言不通:方方面面的困难很多。“在中国弘法就够弘了,何必要去日本呢?”有种种复杂的心理,所以没有人应答。这时候,鉴真大师就说了两句话,这两句话非常令人感动。他就说:

是为法事也,何惜身命?

诸人不去,我即去耳!

这是为佛法的事情,为什么要怜惜自己的身家性命?既然你们都不去,那我老和尚自己一个人去!

他难道没考虑到语言不通吗?他难道不知道路上有风险吗?他是怀着为法舍身舍命,怀着“我一人独自担当、舍我其谁”的精神。他准备一个人只身渡海,劈波斩浪——为什么?为了那里的众生。

鉴真大师这样一说,弟子们也非常受感动,说:“师父既然去,我们也跟着去。”最初报名的就有二十一位。

这一年鉴真大师五十五岁。发心之后,经过了十二个年头,六次出海,五次失败。第五次东渡,船沉没,经书葬身大海,人漂流到海南岛。你想,从扬州出发,居然漂到海南岛!鉴真大师漂到海南岛之后回来,一路上讲法,一路上传戒,还遇到官府的盘查、限制,也有人事纠纷。这期间,两位最贴心、最忠心耿耿的弟子也失去了:荣睿,这位来请大师的日本留学僧,半路上去世了;最得意的大弟子祥彦法师,也在江西去世了。还有的弟子因为太困难,看不到前途和希望,纷纷离去。鉴真大师受到种种的挫折,也得了病,后来双目失明。

这个时候,一般人都会退却,完全有理由,何必去那个地方?但是鉴真大师并没有放弃,一直到六十六岁那年,有日本遣唐使要回国,利用这个机缘,大师搭上遣唐使的船。一位六十六岁的老人,双目失明,十二年之后第六次踏上东渡的航程,经过一个多月的海上漂泊,终于到达了日本。

最初追随大师东渡的,一共死了三十六人,到第六次成功到达日本,只剩两位法师,一位是日本的留学僧普照,还有一位思托法师,就是给鉴真大师塑像的那位法师。

这份精神——为法忘身的精神,舍我其谁的精神,当仁不让的精神,大慈大悲的精神,大智大勇、百折不回的精神,正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。

善导大师说:

自信教人信,难中转更难;

大悲传普化,真成报佛恩。

现在的出家众,所拥有的条件比古代优越了很多,但光有这样的条件,并不足以弘法,我们要有鉴真大师的骨气才可以弘法。所以,我们要承接这份骨气,得到大师的精神气脉,要有这样为法献身的精神。我们要成为现代的鉴真大师!要有这样的精神面貌,佛法才有希望,法门才有希望,弘法的事业才有可能展开。如果萎靡、猥琐、沉沦享受、信心不具足,还没有出发,就已经摔倒,谈什么弘法呢?我希望鉴真大师的精神能感染我们,我们来接受、消化、吸收,变成自己的精神内容,而且发扬光大。

我们说弘法,“法”就是善导大师开显的弥陀救度一法,它能普遍适应一切众生、一切区域和一切时代;“弘”就要有鉴真大师这样的精神。我曾经写了一篇《走出去》,我们要怎样走出去?应该怀抱着鉴真大师这样的精神,弘扬善导大师所开显弥陀救度的法门。

鉴真佛学院不是普通的学院,它是唯一一所以祖师命名的佛学院,它有深刻的含义;鉴真大师也不是一般的历史人物,在这个时代,大师的精神对佛法的振兴,对法门的推展,对每个人的意志、信愿,都有很大的加持作用。我第一次见鉴真大师的塑像,就非常感动。大师端坐在那里,闭着眼睛。十二年的艰苦旅行,双目失明,为众生奉献了一双明亮的眼睛。不过,大师的法眼、慧眼永远明亮,照耀着我们。

这是鉴真佛学院的第一个优势。

 

(二)鉴真图书馆

第二个优势,鉴真佛学院里有一座鉴真图书馆,是台湾佛光山星云大师捐建的。这个图书馆,造型非常气派,中国佛学院的图书馆也没有这座图书馆大,功能也没有这么齐全,也没有这样具有现代水准的藏书。里面的《大藏经》就有二十九套,有中文版的、日文版的、梵文版的、巴利语的,有南传的、藏传的,各种各样的版本都有。光是这一点,就可见一斑。目前第一期有藏书十万册,后续准备扩充到二十万册。

弘愿寺的图书才一两千册,品类也不够齐全。研究教理,学习法门,一个好的图书馆是必须的。在净土的资料这一方面,我们会提请鉴真佛学院尽量备齐,比如日本的一些大型图书,《净土宗全书》《佛教大系》,还有一些日本的专著,包括现代的期刊、论文,都有必要备齐,方便大家查阅、参考。

如果要自己建一座这样的图书馆,那是很辛苦的;现在资源共享,优势就体现出来了。

这是鉴真佛学院的第二个优势。

 

(三)外语教学

第三个优势就是外语教学,这也是鉴真佛学院的一个亮点。主要是日语教学和英语教学。培养国际化的人才,是鉴真佛学院的一个方向。从现阶段来说,我们更希望培养日语人才,这也是弘愿寺一直的想法,我甚至想过请日语老师到寺院来教。

为什么要学日语?因为佛教传到日本之后,也有长足的发展。对古代文献的整理,对经典著作的研究,日本累积了很多,有很多长处值得我们学习。现在,不管是学者还是法师,只要写专著、写论文,几乎都会参考日本人的研究成果,因为他们研学得非常细,掘地三尺。

比如,从古到今,有哪些法师引用善导大师著作的,有哪些赞叹善导大师的,他们和善导大师之间有什么样的法义承接关系……这些资料,在日本都是现成的。要研究善导大师的年表,虽然未必百分之百准确,但是他们的资料非常丰富,这样就比较省事。比如要研究中国净土教理的演变,日本的《中国净土教理史》梳理得非常详细。不过这本书的译者并不是专学净土的,所以看起来有些地方还不够顺畅、不够准确。如果我们的法师精通日文,就可以自己翻译,那样就会比较精准,因为我们是专修净土的。这方面希望有人发大心学习。我们也要东渡,不过我们东渡是去学习。

将来,我们要在世界广大的地区传播佛教。在这个时代,在这样的学院环境里,我们要建立一种国际观。一个人的智慧、能量,往往和他接触的事物、和他的心量很有关系。有国际视野,有开阔的胸怀,看事情的角度就不一样,就会增长智慧,说话办事就会有一定的水准。如果一直缩在密闭的小地方,没有受到国际大环境的熏染,没有广大的心量和开阔的视野,功效就会比较低,并不是他没有能力,而是没有环境;有了大环境才有大视野:这是环境的重要性。

 

(四)扬州讲坛的文化氛围

第四个优势,鉴真图书馆有个扬州讲坛。

图书馆共三层:地下室很大,藏书很多;中间一层是阅览室,对扬州市民开放,大家都可以进来查阅资料;楼上还有一层,有一千多个座位,是一个大的讲厅,对外开放。除了一月和二月(春节前后),每月都有两次讲坛,请一些顶尖级的文化名人讲座,有诺贝尔奖得主,有政府高官,也有文化界名人,一直在进行着。这是个很好的文化氛围,也让我们开阔视野。星云大师去讲过,于丹、李肇星、唐家璇、崔永元等等,很多人都去讲过。事先会有预告,市民从网上预订座位,一小时内就订完了,一千多人的场地,往往挤进去两千多人。我们未必要学世间的技艺,但这种氛围,还有对世间的开阔度,都会对弘法有所帮助。有一个好的文化平台是不容易的,其他地方也未必有这样的规模。

 

(五)和平友好的政治影响

鉴真佛学院有特别的政治影响,因为鉴真大师不是普通人物,他在日本有非常高的德望,可以称为日本文化的恩人。

鉴真大师是日本律学的创始者、初祖,也是日本的医药始祖,同时,对日本的文化、雕塑、建筑等很多方面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。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,日本的中药袋子上都还印着鉴真大师的像,民众会觉得这样才灵,如果没有鉴真大师像就不灵了。

同时,作为中日和平友好交流的一个重要基地,大明寺鉴真佛学院得到了政府的高度支持和关注。中国和日本这两个国家之间,虽然因为历史原因有一些摩擦,但从古至今友好相处的时间更多。和平、友好是人类永恒的盼望。佛教是最讲和平、仁爱和慈悲的,作为出家人,在发扬鉴真精神的环境中,能增长我们的见识和担当,鼓起我们的勇气。为了世界和平,我们应尽到我们的本分。如果没有这样的平台,就没有这个因缘,这种心就难以被激发。在鉴真佛学院,这些方面我们就会慢慢增长。这不是说我们要涉足政治,而是为了和平而呼吁。出家人在教言教,不涉政治,但是不能不了解政治方向。政治代表一个时代众生共业的景象,要弘法的话,这方面就要了解。另外,也一定要获得法律等相关部门的认可和支持。如果在鉴真佛学院,这些方面就有很好的平台。

 

二、办学模式及安排

下面介绍我们和鉴真佛学院的办学模式。首次合作,目前谈的是大的方向,具体的细节还需要进一步完善。

 

(一)教职人员配置

总的来讲,我们会办一个净土班,量体裁衣地按照我们本身的需要来办。我会亲自教课,也会接受聘请,成为鉴真佛学院的教授。

要有几位助教,可以请我们的法师——宗道法师、净业法师、宗弘法师、佛莲法师等等,可能会请三四位。助教帮助教授展开教学,能理解教授的思想,事先提供预案,准备材料;所讲的、所写的,他很了解,能指导大家学习:这是助教。

同时,要有班主任,我想请净德法师、宗悟法师来做班主任。日常生活管理、学生的带动,由班主任老师来帮助、协调。他们都非常有修养,也很有道德,年龄也合适,本身对法门很深入,年纪也长,有长者的风范,非常适合。

 

(二)班别安排

在学院中,我希望有这几个班——当然,要和鉴真佛学院讨论。

我想有一个研究生班,学历有一定要求,主要还是研究净土宗。研究生要有自觉能力,能自己研究资料,不一定每堂课都去上。研究生主要是我带,我会给他们布置作业,定一个方向,要出论文。

第二就是日语强化班。强化班,目标很清楚,就是要准备去日本留学。“二加一”的培养计划:在扬州佛学院两年,会有强化的教学;第三年就要送去日本,到日本学上几年,学成归国。当年星云大师创办佛光山,也是派他的弟子到日本去学习,这非常有必要。如果不到日本学习,《佛光大藏经》《佛光大辞典》是编不出来的。比如现在,我们想编一部《净土宗大辞典》,一定要参考日本的《净土宗大辞典》,人家已经做一半了;我们自己去找词条,找到什么时候?可能我们一辈子也编不出来。有这些参考,我们可以把不相关的删掉,相关的就收下来翻译;在法义上如果有需要修饰、补充的,先翻译过来,再修饰补充。这样我们就有一本《净土宗大辞典》,后来的学习也非常方便。现在我们有吗?我们没有,这就需要编,需要学。另外,希望编一本《净土宗史册》。佛教从印度传到中国之后,净土宗怎样发展,各个地区,各个时代,有哪些寺院,有哪些祖师,教理如何演变,都在《史册》中展示出来。目前我们还是编不出来,这可能要借鉴日本人的研究成果。所以这个强化班有明确的目标,有很艰巨的学习任务,不可以懈怠。实践鉴真精神,就一定可以达到。

最后是常规班,分为男众部和女众部。常规班就是和佛学院其他班一样,不过我们是以净土为主。净土的课程我来教。

也希望将来有一个扩充班,甚至将来有可能成立居士班。有才能、有弘法志向的居士,可以来学习一两个月。我们暂时还是把重点放在研究生班、强化班和常规班。

 

(三)年龄和人数限制

学员的年龄,要求在三十岁以下;对我们特别放开,宽限到三十五周岁以下,宽限了五岁。

人数也是有限的。不过,大家可以尽量报名,因为大家如果想学习,会尽量成全。

 

(四)课程安排

学习是多方面的,佛学院的课程安排得也比较丰富。

日语是佛学院的公共课;有佛教常识,比如佛教史;有公共常识,比如三论宗、唯识宗等。这些都有专门的法师和老师来教。作为法师,这些都是必须了解的,去佛学院学习,就应该比较全面。我们说,读诵正行专门依止本门,但这些基本知识了解一下是应该的、必须的。佛学院有这样的长处,就是共同教学。再就是才艺课,就是书法、古琴、古筝等等,这些课程可以调节一下身心。另外,可能每两周有一次鉴真精神配合《宗风·俗谛》的学习课,这个课我们净土班要有,将鉴真大师的精神在我们身上反映出来。在鉴真佛学院,我们应该有这样一种风貌。

目前的课程安排,是每周三十五节课,周一到周五,每天七节课——上午四节,下午三节,几乎从早到晚都在学习。这样的课业,对研究生班来说有些过于紧密。这方面我们目前还在讨论,看看是否要调整。因为有些课,如果自学,会学得更快一些。

净土宗的课程,大家目前听的《净土宗概论》,也是上课内容之一。《阿弥陀经》是一定要讲的,《观经疏》《往生论注》这些祖典,都要系统地讲一遍。这些课程,我一直想讲,条件一直没有成熟,希望这次在鉴真佛学院能够系统地讲;也希望讲的时候可以录像,做成碟片,莲友们都可以看,这就需要比较长的时间。

关于早晚课,能修大和尚和教务主任都非常尊重我们:全校都按照我们的规矩上早晚课,就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。早晚课时间不长,只有半小时。

 

(五)教学方法

我每天讲两节课,讲课前,要花很长时间备课。为什么这么忙呢?因为每次上课前,都要梳理思路:采用什么样的表达路径才更清晰、更有条理,学员才更容易懂。这些必须在上课之前在心中梳理得很清楚。如果哪一天身体不太好,睡眠不太足,或者有别的事打扰了,备课不是很充分的话,上去之后就会感到分量不足,加持力就不够,给学员的穿透力就不够。怎样讲得比较清晰、简明、透彻,就要打比方、举例子。

学员也要作相应的预习:在听课之前,先研究讲义,找出疑问。助教要引导大家利用这些资料。

我这次讲《净土宗概论》,就有这种教学的性质。大家也在收听、收看,如果不预习,每天讲两节课,想要消化吸收是比较困难的。因为大家对这方面并不是很熟悉、很了解,一定要提前查阅很多资料。比如涉及到《善导大师全集》或是净土三经,要完全了解的话,应该把原文翻出来。讲义上画的图表,事先应该详细看。图表的分科所示从哪里起,到哪里止,我是故意没有列出来,也是想让大家自己去找。如果不知道科判表的重要性,也不知道怎么使用,那这节课你只听到百分之十五,或者百分之三十,你肯定很多都没听,没学透彻。将来我说“某某人,请把这段科判做出来”,那你就要把它做出来,这就是研究生要做的内容。几次以后,你就可以自己做了。

下面我准备讲《阿弥陀经》,就需要助教——涉及哪些资料,你去把它找出来,不管查佛学词典也好,查原著也好,你帮我列出来;或者哪一段需要你给它列出表格。有合作,效率就会提高;同时,你才能学出来。像我看上人的东西,未必是看他最后的成稿,我很喜欢看上人的修改过程。从开始到最后定稿,哪些地方作了修改,为什么修改,你要去思维,这些修改背后,必有思考路径。是原先没有表达精准吗?还是怕读者误解?这个路径如果看懂了,对我们很有帮助。

讲完课之后,还要复习一遍讲了哪些内容、重点在哪里。一般人听课,一堂课听下来,吸收得比较少,尤其是容量比较大的课程,往往一听而过。讲的人有时候也不晓得学员的问题到底在哪里。

看书也是一样。我们自己的知见不精准,肯定有很大障碍,甚至糊涂,有可能完全错误。为什么?因为我们所依仗的是两点:第一是语言,第二是思维。语言就是翻译成现成的文字,写在书本上;判定经文,是靠我们的思维来判的。但是这两点都有不足:第一点,语言并不是为了表达真理而产生的,人类的语言是为了表达人类有限的认知所创设的;佛所讲的法是标指真理界,用人类的语言是无法准确表达的,所以佛经常说“不可说、不可说”,但是不可说还要说,所以只好用人类的语言。语言是为了现象界所创建的,它根本不能准确表达真理,可是你如果只能理解到这个程度,而且死在这个地方,怎么能够真正理解呢?同样一个字,有很多种理解,什么才是佛真正的意思?有的时候必须通过语言,深入到更高的层次。所谓“以指指月,指非月也”,你不能拿手指当月亮,死在指头上,死于句下:这叫“死读书”,“读死书”,最后“读书死”——三读三死。这是语言的不足。第二,思维也有不足。我们的思维都是单线的、逻辑性的。凡夫是颠倒的、错误的,为什么?都是深重的我执、我见,以这样的心来思维,得出的结论是不同的。

语言和思维,这两点基础都很不牢靠。所以,佛经不能当作世间的学问来研究。即使做世间的学问,也要有悟性,也要透达到它背后所要表达的内容。所以,如果我们只利用这两点,想直接读佛经,可以讲很打折扣。一定要用心来读。读经不是用大脑读,用意识、分别、思维读是读不懂的;要活用我们的心,心藏有一切。我们的心虽然没有开发,但是佛性的真理,我们心中具备。佛教的经典是传达真理的,包含真理界的声音和光明,如果过度地用思维和意识,它们就形成一道墙,堵住我们,我们就没办法越过它们的障碍直达内心。如果把墙挖开,无我,不加意识分别,谦卑恭敬地来读,经典里所传达真理的声音就能到达我们心里——同性相融,佛性呼唤佛性,果地的佛呼唤因地的佛。他们不是一家人吗?母子相连。我们的佛性虽然没有开发,但它毕竟是佛性,它会启发我们。读经时,就是佛心来到我的心中,就会和祖师有共通的感觉。如果你读完之后和祖师不一样,和别人也不一样,却觉得“我理解佛经了”,那肯定错了。因为真理必然是对所有的人,对他们的心——所谓“心、佛、众生,三无差别”,一定是“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”,没有障碍,和所有的都通达。不然,回去再读。

 

(六)住宿条件和假期安排

鉴真佛学院的居住条件还是不错的,每个房间都有卫生间;一个房间目前考虑的是住四个人,房间还比较大,上面可以住人,下面是一个办公桌,有些柜子放衣服,桌子上都有台灯:目前条件是这样的。

学院有寒假、暑假两个假期。如果有机会,学生要出去讲法,接触信众,要登台,要走向弘法第一线。在家里做学生做得还可以,如果一出去就被难倒了,这不算人才,只能算半个人才。什么是人才?法门需要什么样的人才?谁来判断你是不是人才?都要靠广大信众来鉴定。你跑出去,能教人家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教一个信一个,“自信教人信”,就是人才;搞一大堆学问,跑出去人家都怕你,不愿意见你,那就不是弘法人才,就不算成功。有机会就要走出去,自利和利他、学习和修行、教学和弘法结合在一起。

 

(七)在佛学院学习的好处

在学院里学习,比在寺院里学习,有这几方面好处:

第一,有清静的环境,可以专心学习,可以全职学习。到佛学院是专门做学生的;在寺院担任执事,也许刚坐下来学习,事情就来了,就要去处理。佛林寺女众之所以能够发表文章,也是因为心比较静,她们就有这样的环境,上人、法师新的著作思想,发的微博,她们会细细地消化、吸收,然后思维。弘愿寺这边男众条件就不足一些。

第二,在学校学习,是系统的、有组织的学习。个人学习就没有这个优势。

第三,可以教学相长。有教师,有法师,大家可以互相切磋;同学之间,学得好的可以带稍微差一点的,互相切磋,互相促进,共同提高。可以采取启发式、提问式的预习、复习方法,种种方法相结合,多方面,多角度,灵活不死板。

学习,要学得活泼、学得自在、学得法喜,不能学得垂头丧气、学得很累。这就要靠老师、靠同学,还要靠自己。学新的科目,有的人一学就学死了,刚才讲三读三死——死读书,读死书,最后读书死,这没用。学问学到后来很累,那就不要学;要学得很灵,学到最后,把学问抛弃,完全靠心,就是有空灵心性。说有学问,他并不是在学文句、只会背诵,不是成为学习机器。电脑比我们更会背,但它不会讲,不会用。

另外,刚才讲到合作,讲到专题研究,最近我请宗道法师准备一些“诸宗归净土”的资料。诸宗归净土,各宗各派哪些知名人物回归净土,把资料搜集起来就行。在资料的整理过程中,你会发现有新的点值得去研究,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专题。在这个过程中,也可以获得老师的指导,容易进步。希望在佛学院的学习当中,大家各方面都有进步。

 

三、学员要求

(一)两套功夫

我们的老师和学员,都要有两套功夫:内功和外功。

内功有四个字,也就是《宗风·俗谛》第一条:信、慈、谦、和。信是信心、信仰,信受弥陀救度。慈是慈悲,不愿意信受弥陀救度的人哪有慈悲?从自己心里挤不出来慈悲;信受弥陀救度之后,弥陀连你都要,感受到弥陀的慈悲,你就会对他人恩慈体贴——我们要具备这样的心理素质。谦就是对自己谦卑柔和。和就是大众相处要和平、和气、和蔼。

外功也有四个字:听、说、读、写。要会听,会听法,会听师父的话,会听善知识言教,会听众生内心的苦恼,会听时代的声音。要像观世音菩萨那样会听,寻声救苦。如果读书,要会读,不要读死书。我也不太会读书,只是有一点经验,也有一些教训。不管学什么,都要有好的方法,有好的学习方法,就会事半功倍。有的人看上去吊儿郎当,晚上不熬夜,早上还不起早,考试还考得很好;没有方法,又熬夜,又起早,考试考得还一塌糊涂。一定要有好的读书方法。写就是写作,会读,才会写。会写、会读是互相交错的。写东西要有次第、有逻辑,还要重点突出、不啰嗦。上人的文章很简练,很有逻辑。写文章不一定要有华丽的辞藻,而是要有思想。想要清晰地表达出来,一定要有架构。写一本书,写一篇文章,就像建房子一样,要有设计图纸,哪里是基础,哪里是框架,哪里是台阶,哪里是房间,一定要让人走进去方便。如果梯台在半空,没有台阶,那怎么走上去?这样的楼,非常不合理。好的文章,进口、出口和路线,一定让你走起来很顺畅。《往生论注》就特别美,特别简略,特别清晰,读起来感到很舒服、很享受。这是听、说、读、写。

 

(二)报名

最后交代大家的是报名学习,鼓励大家来报名。人才的培养是个艰巨的任务。今天请大家来,我一个人做不了的事,希望大家和我一起做,弘法的大业仰仗大家。其实在弘愿寺,大家把我当师父也好,称为法师也好,这是缘分;实在说起来,我也没有把自己放在一个高高的位子上。我和大家是平等的,我不过接触的时间早一点,年龄稍微长一点。但是长个十几岁、二十几岁,这算什么?在历史的长河中,在无量的生命流转中,即使差一百岁,也还是一代人。在座的还有七八十岁的,长我三十岁了,其实还是一代人。我们在这个时代,能遇到善导大师的教法,能共同信仰这个法门,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我们是有缘的。我们来这个世间,是有责任和使命的。任何一个人,内心的使命感如果没激发出来,觉悟就不够;使命感一旦激发出来,担当的责任有了,你才能觉悟起来。不要说这只是师父的事,是法师和别人的事——不是那样,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。

我们不可能所有人都去佛学院学习,寺院里还要有老成的法师管理。所以,年轻的法师就要更加珍惜机会、把握机会。大家不管是去学习还是留在寺院里,我们共同推动这个法门。我不管在学校教书也好,还是在寺院里与大家共住也好,我为大家服务,为大家效劳,也为大家奉献:这是我存在的价值和意义。不然,还有什么意思呢?作为一个柱石,我感到心甘情愿,也希望大家能够接受。

 

(三)心理准备

到鉴真佛学院,要有以下几点心理准备,提醒大家注意:

第一,不为文凭。学校也会发文凭——本科,甚至研究生。文凭虽然代表了在某种程度、某些方面的认定,但大师级人物一般没有文凭,鉴真大师没有说他有什么文凭,善导大师也没有什么文凭。

第二,不为名利,这是必须要说明的。名利是出家人腐败的根源,名缰利锁会把我们牵向阎罗王那里,而不是牵往极乐世界,这一点要警惕。不要为学问去学校学习。怎么说不为学问?我们是要有学问,但不是为了学问,为了学问能带来名利:“我都写了多少论文。”然后就很高慢,以己慢人,这不好。刚才讲过,学问的最终目的是抛弃学问,尤其是修行人,心要空灵,不要被学问的重重铠甲压得喘不过气,那样太累,没有意思,要轻松自在。一遍上人往生的时候不是说了嘛:“我所有的著作一把火烧光,唯独六字留在人间。”我们也要成为什么都没有、只有“南无阿弥陀佛”六字的人。但是很多人心里有疙瘩,我们如果不写文章把它解开,他们就不能信受这个法门,所以没办法,只好写。其实我哪愿意写?我只愿意“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”。什么都不会、只会拿着念珠“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”的人,这样的人智慧最高。我看到这种人特别高兴,尤其是看到那些风烛残年的老太太,白发飘着,脸上皱巴巴的,躬着腰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;我一看,心里真是特别仰慕她们。你还在那里搬弄学术文章,人家已经“南无阿弥陀佛”了。

学问,大家要把它放在合适的位置,如果以学问骄人,那就很愚蠢,太愚蠢了!有再大的学问,是教授,著作等身,但未必快乐,不如念这句“南无阿弥陀佛”。我们是求法的,要以正确的心态为法、为法门、为众生求法,要有这样的担当。要起珍贵、稀有难得之心,有这样的学习机会很不容易。告诉各位,“过了这个村,就没这个店”,真是这样。这次不参加,你就掉队了。有的时候,一个人伟大不伟大,不是看他自己,是看他结交的朋友,是看他和谁在一起,是看他有没有把握住机缘。把握住机缘了,跟上了,他就会成为人才。机会没把握住,到时候就要后悔。这个机会稀有难得,你内心要珍重,要有使命感,当仁不让!就像鉴真大师讲的,“诸人不去,我即去耳!”——你们都不去,我去!一个学生没有,我来当;一个老师没有,我来当——要有这种精神!

我当初刚遇到善导大师开显的弥陀救度法门,内心特别喜悦。天底下没有人念佛,我一个人念佛能往生,就感到心满意足了——能满足功德大宝海。那时哪有现在这么多人学这个法门?即使没有一个人,我也感到非常法喜。所以“当仁不让”这个词很好,当着仁爱、仁慈、大慈大悲、仁义的事情,不能退让,不能谦让,应当来承担它:这是我们应当抱有的使命感、责任感。

今天站在法门的高度,这个法门,走过这十几年不容易。现在有这样的机会,是因缘成熟,让我们可以有更开阔的视野,更广大的平台来弘法。如果有这样的责任感,这个机会就一定要把握住。刚才说过,我们要了解时代的需要,倾听众生的声音,尽到我们应尽的本分。

到学校里一切都要如法如律,要有良好的风范,展现良好的形象,要代表这个法门,所以不可以嘻嘻哈哈、没有规矩、邋里邋遢,一定要有规矩。我到那里以后,两个眼睛会像电灯一样,从早到晚盯住你们。班主任、助教还要汇报,哪个调皮捣蛋,偷懒,懈怠,不好好学习,在那里浪费时间,浪费精力和资源。严重者遣返回去。所以希望大家要有心理准备。

报名去参加,会有比较繁重的学习任务。当然,再怎么重,和世间人相比,都是有价值的。现在高中生容易吗?初中生容易吗?小小的孩子配上厚厚的眼镜片,背着三座大山,他们不过是为了五斗米而已,为了一张文凭,为了工作,为了将来找一个饭碗,为了这些不得不繁重地学习。而我们为了法门,为了众生。“反正为了法门,不为别人,我可以轻松一点”,这就是没有担当,这就不是鉴真大师的精神。所以我们要有精进勇猛的精神,我们所学的、所付出的,都非常有价值,不像世间仅仅为五斗米而折腰。所以,我们的前景是非常开阔的,何况还有同门的师友相互提携,相互辅助,共同努力。同时,还有弥陀永远不息的光明引导着我们,有祖师永远不息的关爱维护着我们,还有众生永远不息的哀嚎期盼着我们:我们内心牵挂这些,学习起来就有动力。

 

发表评论